特斯拉Q3财报暴击两大做空理由 “拆东墙补西墙”拉低豪华车交付量

俊杰评论:新能源车商业模式能不能走通只看特斯拉,只要特斯拉搞不定我觉得其他品牌都是扯淡。当然传统汽车做新能源还是有机会,毕竟切换成本不高。

作者: 关云喜

特斯拉Q3营收和净利亮眼,超市场预期,但Model 3产量冲刺计划导致豪华车交付量大幅下降。“激进”的马斯克在财务状况刚好一些的时候是否会有新的“惊人”举动?

周三美股盘后,特斯拉公布了2018年第三季度(Q3)财报,并召开了财报电话会议。

Q3特斯拉的财报缓解了市场的两大疑虑,一个是Model 3的产量和交付量问题,Q3该车型平均每周生产4300辆,交付量环比大增203.8%。另一个是公司紧张的现金流问题,该季度末自由现金流达到8.81亿美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由负转正,达到13.91亿美元,并且有分析认为,特斯拉可能将不需要再向资本市场融资。

数据显示,公司Q3营收达到68.24亿美元,同比增128.6%,高于分析师预期的63.1亿美元。归属普通股股东净利润为3.12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6.19亿美元,经调整后,净利润为5.16亿美元,超分析师预期。

受此消息影响,公司盘后大涨9.81%。

不过,该季度Model 3靓丽的产量和交付量毕竟是突击冲刺的结果,后续还要关注产量稳定性,并且这也影响了公司豪华车型的交付量,产生了“拆东墙补西墙”的问题。

由于Model 3产销量规模的持续扩大,规模效应逐渐显现,Q3公司整体营业成本和运营成本大幅下降,各项业务毛利率水平继续改善,尤其是汽车业务毛利率由Q2的18.9%大幅提升至25%,但是汽车业务成本同比大增151%,占营收比小幅提升至64.6%。

有投资者认为,鉴于马斯克一贯的“激进”风格,特斯拉很有可能是在财务状况刚好一些的时候就马上推出新的产品吸引消费者和资本市场注意。不过此次财报电话会议上,马斯克表现颇为冷静,不再提出激进的汽车生产目标,只是预计全球对Model 3的需求是一年50万到100万辆之间。

以下是Q3财报的详细解读:

Model 3推动营收大增,但豪华车交付量减少

Q3特斯拉在营收和净利方面表现出色,营收在Model 3交付量的大幅增加情况下,达到创纪录的68.24亿美元,同比增128.6%。

据财报显示,Q3特斯拉共交付70000余辆汽车,其中交付56065辆Model 3,环比大增203.8%;其余为Model S和Model X,约13944辆,同比降46.2%,可能是公司6月份搭建“帐篷”增加装配线、从其他部门借调员工冲刺Model 3产量目标所致。

同时高端产品Model S和Model X交付量大降也导致公司三款汽车产品平均售价继续降低。

来源:公司公告,见闻整理

表:特斯拉汽车交付量概况

来源:公司公告,见闻整理

图:特斯拉三大车型在美零售价区间

来源:Edmunds,平安证券

Q3公司归属普通股股东净利润情况也大幅好转,于2016年Q3之后,再度由负转正,达到3.12亿美元。期末公司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余额达到29.68亿美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由负转正,达到13.91亿美元,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流出规模继续减少。

这种情况下,关于公司资金链断裂和即将破产的疑虑也有所消减。虽然特斯拉进行了多次融资,但连续巨额亏损导致现金流迅速缩水,2018年4月,被穆迪调低特斯拉信用评级,甚至有基金经理叫嚣特斯拉即将破产。当时业内人士也分析,除了正常运营所需的5亿美元的最低支出,如果特斯拉想继续提升产能还需要继续大规模投入,因此特斯拉的现金已经撑不了几个月了。现在随着汽车产销量的提升,这些情况并没有发生。

来源:公司公告,见闻整理

来源:公司公告,见闻整理

汽车业务毛利率大幅提升至25%

特斯拉核心业务是电动汽车销售,目前车型包括Model S、Model X  (SUV) and  Model 3三款。其他业务还有汽车租赁、能源生产和存储设备销售、服务及其他业务。

Q3公司汽车销售业务在Model 3带动下同比大增183.1%,达到58.78亿美元,占营收比提高至86.1%。同时汽车产销量大幅提升,也使规模效应逐渐显现,该业务毛利率水平大幅提高至25%。

来源:公司公告,见闻整理

来源:公司公告,见闻整理

运营成本大幅降低,营业利润由负转正

随着汽车业务收入大增,Q3特斯拉营业成本也同比大增109.1%,达到53亿美元,并且汽车业务成本占营收比例继续提升至64.6%。

相反,公司研发费用、管理费用等运营成本大幅降低,仅同比增长12.4%,远低于上个季度36.7%的同比增速,使公司营业利润由负转正,达到4.17亿美元。

来源:公司公告,见闻整理

来源:公司公告,见闻整理

此前随着特斯拉亏损的增大,有投资者认为特斯拉汽车卖一辆亏一辆,卖的越多亏的越多,也有投资者认为,公司亏损增加主要由于研发费用增加以及市场及一般行政费用增加导致的。

特斯拉研发费用主要源于新车型的研发,16年主要是Model 3产生的研发费用,之前是Model X和Model 3的研发费用。因此18年随着Model 3研发完成量产稳定研发费用同比增速正在快速下降。2018年Q3公司研发费用同比增速降至5.8%,占营收比由17Q3的11.1%降至5.1%。

来源:公司公告,见闻整理

此前管理费用的增长主要由于零售服务中心的扩张,以及超级充电桩网络的扩张。特别是超级充电桩网络,主要投资成本在建造初期的一次性投入成本,在达到一定程度后,这块费用的增速不会持续增加。2018年Q3公司管理费用同比增速降至11.8%,占营收比由17Q3的21.9%降至10.7%。

来源:公司公告,见闻整理

马斯克称Model 3全球需求一年大约50万到100万辆

据华尔街见闻消息,在随后召开的财报电话会议上,马斯克似乎是照着稿子念的,声音听上去克制、冷静,这是很罕见的现象。

马斯克也不再提出激进的汽车生产目标。他称无法准确给出一个Model 3产量数字,预计全球对这一车型的需求是一年50万到100万辆之间。

总体上来讲,特斯拉Q3业绩在Model 3产销量大增的情况下大幅好转,盈利情况改善了现金流压力,各项业务尤其是汽车业务毛利率改善明显,使市场对公司未来稳健发展有了良好的预期。

美东时间10月23日,著名做空机构香橼研究已一改此前五年做空特斯拉的策略,与另一家空头Moxreports一起转为做多特斯拉公司。

合资车企亮底牌: 将配比20%以上新能源车销量

自主品牌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的同时,合资品牌动作却显得相对迟缓。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10/23 12:00浏览 5.0W字体:

记者/左茂轩

电动化已经成为全球的潮流,但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自主品牌抢占了先发优势。数据显示,在新能源汽车市场,自主品牌目前已经占据了93.6%的市场份额,而合资品牌和进口车只占6.4 %。

而合资品牌的新能源战略推进相对迟缓。但是,近两年来,面对即将到来的“双积分”政策,主流合资车企相继“觉醒”,大举引入新能源汽车进市场。上汽大众、一汽-大众、长安福特、东风日产、东风雷诺、广汽三菱等车企,都发布了在华的新能源产品规划。今年以来,20多款合资品牌新能源车型上市,颇有后来居上的势头。

随着主流合资品牌的大举进入,中国新能源汽车格局正在发生变化,而自主品牌依靠新能源路径突围的难度正在加大。

倒逼合资车企亮出底牌

今年,中国汽车市场进入“寒冬”,全年负增长已成定局,但新能源汽车一直增速迅猛,增长空间较大,成为车企重点发力端。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最新数据,9月份国内汽车销量为239.41万辆,同比下降11.55%,而新能源汽车销量为12.12万辆,同比增长54.79%。

事实上,早在2013年,国家就开始大力补贴新能源汽车产业,当时,一批自主品牌抢占先机,大力布局新能源汽车。凭借新能源汽车拉动销量,北汽新能源、比亚迪等车企取得了不错的成绩。2017年,北汽新能源和比亚迪,与特斯拉一起位列新能源车全球销量前三。

然而,自主品牌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的同时,合资品牌动作却显得相对迟缓。

“中方支持发展新能源汽车,但受制于外方意见,迟迟没有推进。外方主要担心中国政府对新能源的支持政策具有较大的不稳定性。此外,此前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基础并不完善,市场环境、消费者认可度远远不够、盈利困难等都让外方有所顾虑。”一位主流合资车企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不过,随着我国政府加紧推动“双积分”政策(《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办法》)落地,合资车企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双积分”中的“平均燃料消耗量积分”将在2019年迎来核算,“新能源汽车积分”从2019年开始设定积分比例要求,其中:2019、2020年度的积分比例要求分别为10%、12%,2021年度及以后年度的积分比例要求另行公布。

《2017年度中国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核算情况表》显示,上汽大众、天津一汽丰田、广汽丰田、广汽本田、北京奔驰、长安马自达、东风本田、长安标致雪铁龙等众多合资车企的“新能源汽车积分”均为零分,压力不可小觑。“双积分”压境,倒逼合资品牌亮出底牌,发力布局新能源汽车市场。

更加关键的是,随着油耗标准日益严苛,即使“平均燃料消耗量积分”达标的企业也感到惶恐不安。按照《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要求,到2025年,乘用车新车平均燃料消耗量需要降到4.0升/百公里。

对传统车企而言,这一标准相当严苛。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执行副总裁张绥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企业必须做电动车,其实最大的压力来自于油耗。在技术上,4.0升/百公里的目标,目前对于传统燃料车而言几乎不可能做到,必须要有新能源汽车来平衡。未来,新能源汽车在大众集团的销量比例将达到20%-25%,只有这样,才能满足油耗和新能源车双积分的要求。”

2020年自主将直面竞争

从我国汽车市场几十年发展历程来看,合资品牌一直占据大半壁江山,并在很长时间内主导市场。合资品牌的新能源车产品将在2020-2025年间密集推出,这意味着,真正的市场竞争即将开始。

此前,在第二届全球未来出行大会上,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就提出了我国电动车产业将要面临的两个节点。

第一个时间节点是2020年,双积分政策实施、政府补贴终止,造车新势力已经大举进入市场,外资企业和合资企业也纷纷发力,纯电动、增程式、混合动力和燃油车将同台较量。

消费者买车时不再受政府补贴影响,产品的品质、品位、品牌和价格等市场因素将决定消费者的取舍,自主品牌能否保持先发优势还要打上一个问号。陈清泰表示:“市场竞争将非常激烈,企业间的差距将拉大,缺乏竞争力的企业将被边缘化,将会出现并购、重组。”

第二个节点最迟到2025年,电动车的性价比将达到或超过燃油汽车,市场的力量将推动消费转型向电动化倾斜,燃油车与电动车此时将此消彼涨,传统车将面临更大的压力。

随着合资车企入局,更多先进技术和新产品陆续引入,新能源汽车的价格也将更具有竞争力。

大众汽车品牌电动出行业务负责人吴博锐表示:“依托MEB平台,我们正在充分发掘电动汽车的可能性,同时致力于实现大规模经济效益。仅在首批计划中,集团就将约有1000万台车辆基于MEB平台打造。MEB平台是电动汽车的经济性和技术性基础,这些电动汽车将面向所有人。”

这让依靠补贴生存的企业,未来难以与其抗衡,高歌猛进的自主新能源汽车或将遭受阻力。

事实上,对电动化技术而言,合资与自主的差距并没有燃油车那样悬殊。10月21日,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大部分合资品牌纯电动车型的产品力与自主品牌相差不大,但是合资电动汽车成本较高,售价自然偏高,会对自主中高端产品造成一定影响。”

不过,在低端市场仍将以自主品牌为主。但这也意味着,中国自主品牌想要依靠新能源汽车实现品牌向上升级的目标,与燃油车时代一样拥有着不少挑战。

实际上,合资品牌对自主品牌的冲击主要集中在插电混动车型。“合资插混的技术水平相对较高,成本较低。自主品牌插混的价格相对偏高,与合资相比,技术还有一定差距。”崔东树表示。

【专访】Jake Dyson:戴森将在2021年发售电动车,先把地球的生意做好

10月16日,戴森在上海发布了美发造型器Airwrap,戴森首席工程师及戴森灯发明者Jake Dyson回答了关于戴森现在和未来的8个问题。

许悦 2018/10/25 09:00浏览 12.7W来源:界面新闻字体:

戴森新出的美发造型器Airwrap,因为两种截然不同的论调在朋友圈里刷了屏——种草文以“自动上卷”等黑科技勾起了一大批人的消费欲;不到三天,拔草文又来了,说美发造型器用起来难度颇高。无论如何,戴森的Airwrap都是近期讨论度最高的电器产品。

在中国消费升级进行得轰轰烈烈这几年,戴森的吸尘器、风扇、吹风机都是消费升级的标志产品。戴森算得上是一家“慢公司”,产品品类拓展缓慢,1991年在英国伦敦成立后,吸尘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它唯一的产品,而后逐步增加了干手机、电风扇,以及后来的吹风机、电灯和美发造型器。较之飞利浦和松下,戴森的产品种类和型号都不多。

Jake Dyson是戴森公司创始人James Dyson的儿子,他现在的职位是戴森首席工程师及戴森灯发明者。James Dyson在他的自传《Against the Odds》里提过他的三位子女:Emily、Jake和Sam。2015年,戴森收购了Jake Dyson所创办的灯具公司,戴森LED电灯——CSYS照明灯——在去年9月上市,成为目前面对消费者市场,戴森旗下唯一和马达没有关系的产品。

Jake Dyson和CSYS照明灯

界面你在伦敦中央圣马丁学习的是工业设计,但是毕业之后你却做了室内设计师,为什么?

Jake Dyson:那会儿在英国有许多的开发和室内设计项目,我和两个建筑师合计,开始着手做一些有趣的室内设计。不是涂涂墙壁、给地板上上色那些,更多是和一些小玩意儿、小装置相关的。我设计了“动作感应家具”,把机械装置和家具结合起来。

在做室内设计的那三四年,我开始认识到灯光以及高质量的灯光能带来的空间提升。灯光是室内设计行业的全部,灯光的技术——比如LED——也在不断进步。但LED在生活领域的实际应用却十分有限,这让我有了要在行业里改善灯具设计的想法。

界面:戴森过去所有的产品设计都是围绕着核心科技,比如空气动力和马达,戴森下一步要怎么拓展你们的产品线?

Jake Dyson:我们在技术和工程上投入庞大。举个例子,数字马达是我们过去15年投资了3.5亿英镑研发出来的。我们之所以要做自己的数字马达是因为想要得到一个性能更优的吸尘器,而市面上已有的马达都不够好。通过研发,我们想做出更小、更强劲、更安静的马达,最后有了V9马达。

还有一件事就是连接各个“点”。当我们意识到自己能研发出更小但动力更强劲的马达时,我们便意识还可以研发有根本性改变的吹风机,它更小却风力更强,你可以更快地吹干头发,而且很安静。我们有了个这个机会去重新发明、重新设计吹风机。

所以,在技术上的投资支撑了戴森的新产品,还有我们的创造性工程设计,它持续地为我们提供新的创意,为我们拓宽新的产品品类打开了可能性。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能从吸尘器,做到空气净化器 ,再到吹风机和其它发型工具。像我们的Airwrap美发造型器以及灯具也是我们拓展的品类之一。但是现在我们还在进一步朝电动汽车进发,这也是一次把戴森的核心技术综合应用到一起的机会。

进入个人护理战场

10月16日,戴森在上海发布了美发造型器Airwrap,利用空气动力学中的“康达效应”,戴森称可以在无需过高温度的条件下实现卷发、顺发、干发。根据发质和发型的不同,Airwrap分为丰盈塑形套装和顺滑造型套装两种,每套有6个可更换的接头。

2016年,戴森推出了个人护理品类上的第一款产品吹风机Supersonic,高度差异化的外形和新的出风原理使之迅速打开知名度。戴森的全球产品总监Tom Crawford对界面新闻表示,戴森在调研过程中发现了中国消费者发型消费的一些习惯:“中国女性前往专业发廊的频率比西方女性要高许多,有超过70%的中国女性每个月都会前往发廊一次,甚至更多,但西方女性这一比例差不多是30%到40%。”

这块蛋糕,戴森打算怎么吃?

界面:卷发棒是戴森个人护理品类的第二个产品,在研发过程中,你们发现了哪些来自顾客的新需求?

Jake Dyson:当我们发明新产品的时候,我们先从科学和化学开始,所以我们花了六年的时间去调查研究头发。我们发现热对头发的损害是不可逆的,也发现目前市面上所有的头发造型工具对于头发都会造成热损伤。所以对于工程设计来说,通过V9马达产生的高压,能够做到在吹干的同时造型头发,还不需要那么热。我们在上海还有一个实验室,去研究中国人的头发,以及中国顾客想要什么。

界面:你刚刚提到了在上海有个团队,头发的类型是很多样的黑人、白人的发质不尽相同,你们怎么去搜集尽量多的头发?

Jake Dyson:我们搜集真头发样本,像你说你的那样,我们的样本来自世界的每一个地方。我们明白中国人头发、西方人头发、非洲人头发的区别,关于头发的结构、形状、拉力下的延展性的差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产品可以做各种造型。来到中国,我们也要弄明白到底人们想要做出什么样的造型,他们发质所带来的限制是什么。

界面:去年我在《英国标准日报》上看到过戴森一款产品的专利文件,我相信那应该是Airwrap的原型,在过去一年你们在原型上做了什么改善?

Jake Dyson:我们已经研究了头发6年了,Airwrap也已经开发了3年,做过642个各种各样的原型去保证Airwrap是效果好的。经历了一段打磨和优化的过程,每一步都是和造型的效果息息相关的。

戴森Airwrap经历过的原型

界面:在过去几年我们看到汽车行业经历了一个很大的变革,手机行业同样如此。但你会觉得相比之下家电行业的革新要少很多吗?

Jake Dyson:对,这个行业的产品开发进程有时是呈现波浪状。如果拿汽车和汽油发动机来举例子,会发现汽车制造商在过去一直再以产品之间的微小差异进行竞争。比如车的外形、性能,就像一个拼盘的组合。洗碗机、洗衣机的情况也差不多,还有就是吹风机。

如果你不去提升核心技术——比如马达——你就想不出做产品的更好方式,一切就变得非常非常顽固。我们戴森的工程师文化允许我们得到了自由,去为最新的产品做实验,但是许多公司并没有获得这些自由的机会去为新的技术进行投资。

造电动车

2017年,James Dyson通过邮件对外宣布,已经组建了一个400多人的电动车开发团队,并且已经秘密运转了两年。接下来,戴森还将投资2亿英镑,在西英格兰新建电动车的测试中心。据《爱尔兰时报》的报道,测试中心将达到4.5万平方米,能容纳2000名员工。

10月23日,戴森的股东大会还通过一项决议,同意在新加坡新建一座专门制造电动车的工厂。新加坡是戴森重要的海外基地,当地已经有戴森三个办公区,包括一个数字马达工厂,以及一个人工智能研发中心。

戴森公布了新加坡电动车工厂的渲染图

界面:戴森已经宣布了要生产电动车,同时还声称车将是“彻底的不同”。电动车市场上已经有了许多竞争者,你们在技术储备上打算如何和这些竞争者竞争?

Jake Dyson:我们努力在追求“彻底地不同”,但是不能预测到公司在两三年以后将会拿出一个怎样的电动车来。2021年我们将发售第一辆电动车。但我们相信如果我们遵行同样的哲学,投入资金到技术研发和发动机上,把我们在实验中积累的各项准则再次应用,把空气净化系统、气流、数字马达这些技术优势集中在一件产品上,希望能够创造出不同。

界面:很明显戴森正在向其它品类拓展,而不是满足于做一个家电公司,你和你的父亲希望戴森未来成为一家怎样的公司?除了电动车 你们还会做其他新产品吗?比如进行太空探险。

Jake Dyson:我们选择在地球上投资,改善地球上的产品,地球上还有很多东西等着我们去做。但是我们很尊重去做太空研究的人,因为这很重要。

四、五年前,我们还被认为只是个吸尘器公司。但是我们在马达技术和气流上的研究让我们有了能向其它品类扩张的能力。我们有许多的创意,也发现了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随着我们建立起自己的能力壁垒和经验,我们能够变得更多元化,比如你很快就能看到我们在电动车市场有所作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