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ype神话的目的地

作者:LIAR

封面:机动战士高达NT

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摘要

距上一部宇宙世纪系列的完全新作电影《机动战士高达F91》时隔27年,以短篇小说《机动战士高达UC 狩猎不死鸟》为蓝本重新构筑的新故事便是即将于11月30日的新作电影《机动战士高达NT(Narrative)》,本作的脚本由《机动战士高达UC》的小说原作福井晴敏亲自执笔,在电影的上映前夕,福井也接受了《Great Mechanics G》2018秋季号和月刊《NewType》2018年12月号的采访,揭示了《NT》的创作秘话。

距上一部宇宙世纪系列的完全新作电影《机动战士高达F91》时隔27年,以短篇小说《机动战士高达UC 狩猎不死鸟》为蓝本重新构筑的新故事便是即将于11月30日的新作电影《机动战士高达NT(Narrative)》,“Narrative”取自“神话”之意,同时又有着“叙说”“编撰”的含义,意味着本作将围绕着“NewType”(新人类)进行阐述,并划上一个句点。

除了讲述“新人类”之外,本作也将从另一个视角述说宇宙世纪的故事。主人公约拿与两位发小米歇尔、丽塔在孩提时就曾直击了一年战争。当时身在澳洲大陆的他们,亲眼目睹了一年战争中最大悲剧的发生——殖民卫星坠落的那一瞬间。那一瞬间,世界发生了改变,也改变了他们的人生。在这动荡的时代下,他们生存了下来。经历了那一瞬间,宇宙世纪的历史在他们的眼里是怎样的,最终又将走向何方。

本作的脚本由《机动战士高达UC》的小说原作福井晴敏亲自执笔,在电影的上映前夕,福井也接受了《Great Mechanic G》2018秋季号、月刊《NewType》2018年12月号的采访,揭示了《NT》的创作秘话。

在台场的独角兽高达立像立起的那时,SUNRISE的制片人小形尚弘找到了福井,希望能与福井再次合作,制作出更多《UC》的项目。在启动的那刻,福井还摸不着头脑,就连具体的形式也没有定下。距离现在3年前,福井就已经预示到,今后的影像作品会以Netflix等配信网站为中心进行展开,因此本作最初的企划就是全4话通过网络配信向全世界公开。

然而周围的情势发生了一些变化,“近年来剧场版动画是个趋势,而且‘高达’的完全新作电影也好久没做了,没准本作以电影的形式才是最适合的。”正好当时又是在启动《UC》的电视播放企划。福井感受到,《UC》在电视上播出的时候比起剧场先行上映,观众又增加了许多。正值独角兽高达立像计划的发表,顺着这大好形势,在和松竹映画沟通了之后,最终决定以“新作电影”的形式公开。

《UC》的制作从开始到结束有6、7年之久,这期间也发生了不少变化。在“宇宙世纪”的故事结束后,已经“没有宇宙世纪”了,未免让人感到有些空虚,于是现在的趋势仍是宇宙世纪的作品。对于制作新作电影的想法,福井本身不会拒绝,而且稳操胜算,但唯独不能打破“未来”的故事。如果是写过去的故事、写前日谈的话,那么必然不能歪曲既定的因果,于是最好着手的就是未来的故事。在还是企划当初决定以配信公开的时候,SUNRISE方面也提出了将《狩猎不死鸟》改编的影像作品的方案,然而这被福井一口否定。原因是,《狩猎不死鸟》的故事与其说是前日谈,不如说是与《UC》的正篇同时进行的故事。对观众来说,将时间轴倒回来并不能吸引到他们。

在《UC》的“未来”,有着《F91》,《NT》虽然是《F91》以前的故事,但却是过去不曾说过的“过去”。《F91》前后的宇宙世纪有着明确的变化,又为了不与《UC》脱节,因此《NT》选择了在《UC》之后、《F91》之前的“未来”。既然是一部电影便能说完的故事,那么以《狩猎不死鸟》的故事为核心再好不过,于是福井选择了将《狩猎不死鸟》脱胎换骨,以《UC》之后的世界为舞台,最终提炼出来的就是《机动战士高达NT》。

过去的作品一直没能涉及《逆袭的夏亚》的结束到《F91》之前的故事,在《UC》的时候福井选择打开这个处于封闭的“黑匣子”。《逆袭的夏亚》的最后发生了奇迹,倘若现实中存在着能够操控星球的力量,那么人们首先会将这样的力量转用到军事兵器上。于是便造出了独角兽高达,当它的力量发动时周围的机械都会停止,而且不是破坏,而是回到了引擎发动前的状态,某种意义上这是能够操控时间的波动,如能获得这股力量岂不是能够获得永恒的生命。然而人类也不都是愚蠢的,因为他们知道这样的力量如果对方也把同样的力量用于战争的话,立刻就会全军覆没,因此决定解体并封印米涅瓦一方和地球联邦军所有的两台独角兽型的高达。然而此时得知了过去曾引起失控事故的独角兽型3号机——菲尼克斯的存在,双方决定派出兵力将其擒拿。

原案的短篇小说,仅仅是为了拯救乘上了菲尼克斯的发小,一名联邦军的驾驶员追捕菲尼克斯的故事。本次为了体现出这只受到世界瞩目的“不死鸟”——菲尼克斯的真正实力,扩张了规模,保留原始的追捕菲尼克斯的故事,并加入完全的新剧情从而构建《NT》的世界。

福井表示,自己当年也深受《机动战士Z高达》结尾的冲击,不过重新检证了之后发现那样的结局完全合情合理。“毕竟‘NewType神话的目的地’的宣传语可不是说着玩的。”相信大家在看《NT》的的时候也能心领神会。

《UC》在电视上播出的时候,福井明显地感受到观众的年龄层偏向20岁到40岁之间,于是便把这次的目标对象层明确地锁定在这个范围,将主人公约拿的年龄设定在25岁也是以此为目的。此前在NHK上举行的“全高达大投票”的时候,从数字上就明显得出,支持《UC》的观众集中在20、30多岁。福井过去多多少少也能感觉到,通过这次的投票更是明确了自己的目标。《UC》在办剧场先行上映的那会,年龄层偏高,然而在多次上映后,年龄层发生了些变化,观众逐渐变得年轻,男女比例也有所改观。

福井甚至听到过,附近有些高中生、大学生路过他家时嘟囔着“这貌似是写了《UC》那位的家哦”,虽说本身是住在乡下,本就不起眼,但这在剧场上映那会还未有过这样的情况。福井也问过自己的孩子,但似乎在小学生之间没能流行起来。福井说到,当时《UC》的目标对象其实也不是直接往20、30岁的人那去的,反而是他们在从哪得知了《UC》要在电视上播出的时候,才比其他年龄段要来得积极。福井表示,自己也很难把握现在的年轻人究竟都是通过什么渠道来接触的,所以不能一概而论,但很明确的是,现在已经变了。

《UC》在电视上播出的时候《机动战士高达 铁血的遗孤》还没开播,那时候电视上没有“高达”作品,正好这时候《UC》来了,所以算是赶上了一个好时机。而且正好可以让刚接触到《UC》的人去回顾过去的作品,在意精神感应框架的人可以去回顾《机动战士高达 逆袭的夏亚》,在意巴乌(Bawoo)的人可以去回顾《机动战士高达ZZ》,福井很明显地感觉到《UC》的周边效应。而且这种周边效应在中国更加明显,福井也不能明确把握,“是不是因为红白相间的配色吸引到了中国的观众呢。”在着手《NT》的时候,福井也被要求要把中国市场放入视野。而说到宇宙世纪的中国,福井首先联想到的就是罗商会。

福井自己也参与一些实拍的作品,对中国的动向多少有些了解,但对于动画、对于“高达”该如何把中国观众作为目标,福井则表示并没有相应的对策。这次会在剧中加入在《机动战士Z高达》中登场的罗商会,完全是因为它符合这个设定,实际上福井也请教了懂这方面的中国人,实际看了之后也没有别扭的地方。剧中米歇尔·罗在卜卦的时候,也是参考了电影《末代皇帝》。另外,关于菲尼克斯的黄金凤凰形象其实也是个偶然,并非是有意在瞄准中国市场,不过这样的形象在中国也确实能够受到欢迎。

福井表示,菲尼克斯在剧中的表现也绝对是一大看点。菲尼克斯最后发动的状态极其接近独角兽高达,它的动作很难想像出这是一台有人驾驶的机体,会是迄今为止最美丽的战斗。除了菲尼克斯之外,新安洲·原石也是一大看点。新安洲·原石是从联邦军那夺来的机体,明明有着“两只眼”却是敌兵机,而且不是“高达对高达”这样的展开,这在“高达”作品中也是罕见的。

在短篇小说《狩猎不死鸟》中,虽然没有出现Narrative高达,但作为高达的新作、《UC》的后续,就不得不有一台新的高达,作为追捕菲尼克斯的对象,为了捕获菲尼克斯而诞生的新高达,主人公便是这台高达的驾驶员,这样的设定顺理成章。

关于Narrative高达是ν高达之前的精神感应框架试验机这一设定,福井表示这方面完全是交给负责机械设计的KATOKI HAJIME(カトキハジメ)来考虑。福井只向KATOKI传达了个大概,之后设计成什么样,他也不清楚,“他才是最能理解那个世界技术史的人。”KATOKI画好了设计稿后,最终交给福井来判断才有了大家现在看到的模样。ν高达也不是阿姆罗一步到位就设计好的,在完成之间一定还有多台试验机,于是就将这些试验机从仓库中给拉出来,加上各种武装,便成这次的Narrative高达。

因为独角兽高达是在发动了“NT-D”之后,才让人看出“这是高达”,因此这次选择了“换装”,这是基于《狩猎不死鸟》的原案而考虑的。本次的监督吉泽俊一是富野的直系“弟子”,工作桌也与富野靠的很近,不少做法上也与富野相似。福井表示,某种意义上来说,《NT》虽然是《UC》的续作,但比起《UC》其实更接近“富野的动画”。在与吉泽监督的讨论中,吉泽监督提出了“瘦瘦的高达怎样?”的提案,正中了福井的把心。福井希望把这个想法和约拿重叠在一起,外表上坚强威武的主人公,内心却很脆弱的男人。

《NT》的宣传标语“NewType神话的目的地”,写作“NT”念作“Narrative”,彻头彻尾地明示了本作的另一个焦点就是“NewType(新人类)为何物”。“新人类”是什么,简单而言就是“为了适应宇宙的环境而进化的人类”,那么具体表现在哪里,这样的现象并没有被描写出来。福井表示,自己不是富野由悠季,这个答案当然不能给出。但从富野监督过去作品中的种种描写,可以推理出“这就是NewType”,所以这次单纯是福井个人的见解。但不表示,这些都是福井的凭空想象,而是根据过去的作品得出的结论,就像《UC》的结局一样。

关于小说和影像的不同,福井表示小说是内在的描写,而影像则更加即物主义,想要传达同样的细节就必须给出一定的信息。对于新·吉翁号的过分之处福井也有反省,但反过来说真正过分的难道不是历史吗?对照过去的历史才会诞生新·吉翁号,这也是福井从富野监督笔下的NewType而推测出的结论。福井作为协力,过去给角川书店的《高达UC证言集》提供了《私论NewType考察试论》一文,福井表示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NT》的另一个原案。《F91》是已经确定的未来,所以《UC》之后的作品必须能够与《F91》联系上。福井再次强调本次的《NT》是一部完结的作品,但也是之前发表的“UC Next 0100”项目的起点作。说到机动战士的机械潮流,必然围绕着一年战争的系列是最大的市场,《NT》的目的便是要填充宇宙世纪0100年前后10年左右的空白。

除了《NT》之外,福井目前执笔中的《机动战士MOON高达》(漫画:虎哉孝征)某种意义上也是“UC Next 100”企划的先行版。虽然和上述的“必须写未来的故事”互相矛盾,但毕竟是纸质媒体,发挥到的其实是从侧面支援的用处。SUNRISE方面对于“UC Next 0100”的方针,是不限于动画,小说、漫画、游戏等媒体也一并考虑在内,而过去以游戏、小说形式发表的作品,今后也有可能被改编成漫画或是影像作品,而不像过去仅局限于单一的媒体。过去,以《GUNDAM ACE》为首的纸质媒体发起的企划和SUNRISE发起的影像企划是完全分开的,“UC Next 0100”便是要将这些企划融合在一起。

现在在电车上拿着单行本、文库本看书的人几乎看不见了,几乎是拿着手机,或者是看电子书或者是玩游戏。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而身为一名创作者,与其去叹息,不如利用这种现象,“高达”的话就能够做到。就像将过去战争中的战车、战舰用在战争电影一样,物善其用。

由竹内清人基于福井晴敏的脚本执笔的《机动战士高达NT》小说版,单行本先行电影于本日(11月24日)发行。

福井说到,当时赛可缪(Psycommu)(※ 精神发讯器”(PsycoCommunicator)的简称,为一种NewType专用的主控系统)是最不被人喜欢真实系军事文学的人所接受的设定。不过以现在的视角反观高达的世界,比起通过操纵杆或踏板来驾驶高达,反而是利用脑电波来操纵高达更能让人接受。这是就是时代的变化。福井表示自己也不得不去迎合时代。

在“UC Next 0100”计划中,福井的个人目标是希望能做出一部新的“初代高达”,不是像《UC》那样,从未接触过“高达”的人很难看懂的作品。而是像“初代高达”那样,没有任何的储备知识也能享受的“高达”作品。就像《机动战士高达SEED》《机动战士高达00》过去这些非宇宙世纪“高达”一样,吸引了很多当时没接触过“高达”的人,并认同了那个世界。希望本次的《NT》能让所有的观众都能感受到怀念与满足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